济渎文学:(纪栋)诗中闻夏,词里听蝉
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20-9-15 1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烈日骄阳,仲夏蝉鸣,偶尔骤雨落地,待乌云渐渐散去,便又是夏雨初霁。晓来雨过,空气清新,荷叶滴翠,即便是山村小镇,也幻化成了一幅“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”的绝美山水图景。在这酷暑难耐的夏季,我们也许都会在某时某刻眺望远山,抑或静坐听雨,用心去欣赏那份专属于夏天的微妙感觉。古人也与我们并无不同。他们挥毫落笔,在诗词中谱写出一曲专属于夏天的乐章。

诗仙李白在《夏日山中》写道:“懒摇白羽扇,裸袒青林中。脱巾挂石壁,露顶洒松风。”懒得去摇动手中的白羽扇,悠然自得地裸袒着,待在苍翠的树林中。将头巾解下,挂在石壁上,任由松林间的凉风拂过头顶,真可谓快活好似神仙。与之相同的,宋代诗人苏舜钦在《夏意》中写道:“别院深深夏席清,石榴开遍透帘明。树阴满地日当午,梦觉流莺时一声。”躺在幽深小院中清爽的凉席上,透过帘子,望见那石榴花开正艳。晌午时树荫满地,午睡醒来,传来黄莺的啼叫。这种舒适惬意的夏日生活,也许要有同诗人那般的绝妙心境才能够细细品味。

唐代诗人韦应物在《夏花明》中写到夏日的晌午:“夏条绿已密,朱萼缀明鲜。炎炎日正午,灼灼火俱燃。”夏天树木枝繁叶茂,绿意盎然,朱红的花朵点缀在上面,鲜明美丽。正值晌午,烈日当空,花朵争奇斗艳,灿烂得像火燃烧一样。而诗人李商隐却在《晚晴》中描绘了夏日的傍晚:“深居俯夹城,春去夏犹清。天意怜幽草,人间重晚晴。”诗人独自深居简出,在城中过着清幽的生活,俯瞰夹城,春天早已远去,此时正值清和气爽的夏季。你看,连上天都怜惜那些幽僻处的小草,让它们茁壮生长,我们人世间也要珍惜这傍晚时的晴天啊!

宋代词人辛弃疾在《念奴娇·西湖和人韵》中写道:“晚风吹雨,战新荷、声乱明珠苍璧。谁把香奁收宝镜,云锦红涵湖碧。飞鸟翻空,游鱼吹浪,惯趁笙歌席。”晚风伴着骤雨击打荷叶,溅起一片水珠,可比明珠照苍璧。湖中的太阳恰似香奁收宝镜,荷花依次开放,仿佛云锦构出的一幅精美画卷。鸟在空中翻飞,鱼在水里游动吐泡,它们已习惯于追游人,嬉戏觅食了。“水天清话,院静人销夏。蜡炬风摇帘不下,竹影半墙如画。”不同于傍晚时分的景物,清代词人项鸿祚在《清平乐·池上纳凉》里却描写了一幅关于夏夜的清凉图景。夏夜里,水天一色,一片清凉的气息,庭院中静悄悄,人们都在惬意地纳凉消夏。门帘高卷,屋外的清风摇动着室内的数支蜡烛,竹影婆娑,映照在墙上,就像一幅美丽的写竹图画。

夏夜自然也少不了明月与蝉鸣。诗人陆游在《乌夜啼·纨扇婵娟素月》中记叙道:“纨扇婵娟素月,纱巾缥缈轻烟。高槐叶长阴初合,清润雨馀天。弄笔斜行小草,钩帘浅醉闲眠。更无一点尘埃到,枕上听新蝉。”细绢编成的团扇细腻如素月,纱巾起伏飘动,就像缥缈的烟雾一样。高大的槐树枝繁叶茂,雨后空气清凉滋润。闲来无事,拿着笔写小草聊以慰藉,饮酒微醺,放下帘子闲适地睡觉。一整夜都没有更声来烦扰,只是在枕头上静静地听初夏的蝉鸣,便舒适极了。

夏夜少不了一轮明月,夏夜也少不了一阵晚风。不需要点灯,因为月光皎洁,四周已是清亮如水。不需要蒲扇,因为凉风有信,林间早已绿树成荫。这般闲适的夏季,一夜就是一阙诗词,一夜可能就会构成一个美好的故事。世上纵使有万种风情,待躁动过后,心有所归之时,于亭中听雨,于绿茵里听禅,或独坐窗前望月,或闲庭信步,观夏夜星空。人生中虽要经历很多个夏,但不如就在此时此刻,放下烦扰与心中的包袱,打开窗户,望一轮明月,静静地闻夏、品夏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